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818那个掉了马还不承认的花哥(6)

这回换沈巍沉默了。

他张开嘴嗫嚅许久,没敢吐出一句是或不是来,说不是,是对赵云澜和自己的欺骗,说是,是要剖开自己的内心,面对这长久以来被他刻意忽视的感情。

 

他还记得吗?

 

他若是知道这种暧昧而说不清道不明,早就该随着岁月消散的感情至今仍然困扰着自己,会为此嘲弄他,然后远离,还是会感到啼笑皆非呢?

 

最终他长出了一口气,许多早已在心中被描绘了数遍的场景就出现在他眼前。

 

他曾经想过无数次该怎么面对赵云澜,或以愤怒,或装傻,或只是轻轻笑一声,说一句“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还记得你的便宜徒弟吗。”但到了真正面对面,通过电流将原本二者毫不相干的生活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沈巍意识到自己在害怕,甚至连握着鼠标的手都有些不稳地颤抖了起来。

最终他那些责备或随意的话都没有说出口,只低低地吐出了两个字。

 

“昆仑……”

 

 

赵云澜下线退YY关机一气呵成,几乎是在沈巍说出那两个字的一刹那就什么都懂了,除了震惊,还有觉得当时的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一声不吭A游戏就算了,连个什么QQ啊微信啊手机号的联系方式都没有留,白白地让这么一个五好少年花了一大把的时间在游戏上,而且只是为了等待一个或许此生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而已。

 

当年年轻的时候那些个闲撩,自己到现在也不过是换了个方法再小心翼翼地故技重施了一下而已,沈巍会是什么想法?

会对他这一幼稚的举动感到无奈,还是联想到几年前的日子而感到摧心肝似的疼痛呢。

而他只是不发一言地站在身后,尽心尽力地护他周全罢了。

 

他很久没吸烟了,此时非常想来上那么一根,最终还是作了罢,干脆喊上三两好友喝酒去了。

 

就是这有些沉重的感情一下子压在了心上,叫他不大好适应,一不留神多喝了那么几口。

家里没人照顾,大家也不太放心他一个人回去,又正好想给这位帮主制造一下机会,当机立断把电话打给了联系人列表中置顶的那个“花花”。

 

赵云澜本来想拦着,毕竟这境况尴尬的很,他连在YY都没多说一句,更别提面对面的交谈了。但实在是既想见他,又因喝的过头而手脚发软,提不上力。

 

接到电话的时候,那边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耐心地询问了这边的地址表示一会儿就到。

 

“这么刺激。”赵云澜胡乱地想着。“第一次见我的童养媳就是这么幅喝醉了的破样,他要是要和我死情缘该怎么办,找人写818还是直接和他搏命,告诉他我非你不娶比较好?”他大脑像是一团浆糊,一会儿是沈巍的声音在他脑子里闹,拼命地喊着你能不能注意点身体;一会儿又是浩气的战歌响个不停,他几乎要大声地喊出机关气场往前铺了。

 

沈巍到的时候,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赵云澜。他刚成年没多久,又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慌乱地有些不知所措,但好像就是有那么个特异独行的人,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又像是完美契合。他正在沙发上呆坐着,一动不动地双眼放空,抬头看着天花板,似乎还一点一点地跟着什么节奏摇摆。

 

赵云澜是真的有点喝醉了,看见沈巍,整个人都愣住了。然后干脆地把他揽进了怀里。

沈巍、小巍、瑰瑰、花花来回地叫,又胡扯了些什么“你变声了”,“你真人和你捏脸挺像的啊”之类不着调的话。最后含糊而浓重地化作了三个字。

 

“对不起。”

 

“……我怎么会怪你呢。”

 

天下太大,江湖路远,我于此中漂泊,本如无巢雏鸟,幸甚有你。此刻羽翼丰满,不过是倦鸟归巢,已实属不易,抓紧还来不及,又哪里舍得推开你呢?


评论(11)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