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818那个掉了马还不承认的花哥(5)

赵云澜最近颇有些春风得意的感觉。

 

一是近来特别调查处这个咸鱼帮也终于成为了七级大咸鱼帮,二是他和心动花哥的进展十分迅猛,不仅能够成功上线秒组对方,连做日常都基本绑定了,赵云澜甚至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野外狂奔,如同脱缰野狗。

上周周末斩魂甚至帮他混了攻防。

 

虽说工作岗位得以固定,但新官上任三把火,上岗前出去应酬总是免不了的。

沈巍便主动请缨,说是反正无聊,也想试试天策的玩法,谁知道他居然帮忙混了整整两个小时。

赵云澜第二天甚至直升为武林天骄。(浩气十四阶)

不过沈巍也是借此确认了赵云澜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师傅。

 

自那次帮赵云澜混了攻防,不多日,斩魂使也申请加入了帮会,并由于一些私人原因一跃被划入了副帮主那一栏,每天帮修用不完。

虽然赵云澜私下吐槽这ID中二的和自家瑰瑰如出一辙,碍于这点看破不说破的暧昧气氛,还是没忍心当面说。

他也加过当年小苍云的好友,只不过始终是单向状态,那个号也像他过去的那个一样,停留在了90级,个人签名改成一句耐人寻味的“东风夜放花千树。”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还是故人何归?

(这是一个818,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

 

更重要的是,这个苍云并没有A出小信封。

——也就是说,他最近可能上过线,甚至有可能还在玩。

 

但这游戏人口众多,这偌大的江湖,既已在当时选择相忘,又怎么好过了三五经年之后再求一句相濡以沫?

再者当时自己尚且年轻不过随手一个闲撩,虽说是真动了些感情,谁能保证当时那个默默跟在他背后的小苍云真的与他同心,又有谁能保证现在他没个对象呢?

这都将近四年过去了。

 

他尚且还在这久久的挣扎中思前想后,又叮叮两声,有人跳来了YY。

 

“怎么了,今天没有哪里的性感小野猫找你了,所以就记得回来了?”

“是我。”

赵云澜吓了一跳,心说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他一番复杂的情绪还没完全收拾干净,声音有些哑,只好咳嗽一声掩饰。

“你感冒了?平时让你少抽烟,怎么不听?”

“这也不太早了,你吃晚饭了吗?别总忙着打游戏或工作,还是一切以身体为重。”

“你先把游戏关了,吃药之后赶紧休息。”

“花花你是哪里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因为住龙城,所以就来了这个服务器。”

 

赵云澜关了麦沉默了。

 

对方这样的关系着实是称不上一点虚情假意的,他十分确认,甚至肯定,对方对他是同样的感情,或说,甚至比他还深上那么几分。

不应该啊,他们这才认识多久?

这花哥也不像是个见谁都喜欢的样子,居然还能那么毅然决然地接受自己是个男人这件事情。

他仿佛被各种混乱而嘈杂的情绪和声音包围了,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说的有点重了?”

沈巍半晌察觉到这里没了声音,一挑眉立马停下刚刚的数落,道了歉。

对方仍是沉默,于是沈巍也闭了麦,整个频道内两个人相对无言,死一般的寂静。

 

赵云澜不知所措,手不知道放在哪,右键点开了这个带着自己帮会特有格式的名片,后面挂着斩魂使三个字的个人资料。

一种复杂而又满足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到了频道那一栏,他却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这个YY号,同时拥有着已经被打散帮的地府帮会的蓝马,和曾经自己所在帮会昆仑山的橙马。

(蓝马是会员,橙马是频道总管理)

 

赵云澜甚至不知道现在是该哭还是笑了。

他打开麦,抱着一种侥幸而又希望事与愿违的心态,声音颤抖地喊了一声。

 

“……瑰瑰?”


评论(5)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