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818那个掉了马还不承认的花哥(4)

沈巍最近有点头大,具体表现为脱发,与他花哥的人物形象渐渐重合起来。

谁能想到仅仅一次插旗,仅仅一次招募,那龙城靓仔还能一天三遍不厌其烦地问道:

“花哥,我看你骨骼清奇一定是块挨打的好料。”

“你真的不来我们帮会吗?”

“花哥溜天策吗,练手法吗,我以前是排名选手,刚A回来的。”

 

说实话他有点心动,他自己虽然是个战阶大刷子,jjc大佬,但是帮会里熟悉的人不大多,还不如找个亲友咸鱼小帮待着,平时热闹亲友多,也不至于每天深夜一个人寂寞地站在小遥峰上挂机。

再者这个靓仔的声音确实和当年那个谁如出一辙,连说话语气都一模一样。

 

当年沈巍毅然决然地学他师傅玩了个万花,双修的那种。

本身理想很丰满,以一己之力打入007帮会内部,然后搅他个天翻地覆,却忽视了这个游戏“弱肉强食”的本质,没钱啊。

就算手上零花钱富裕不愁吃穿,也没能让一个初二学生手头宽裕到能雇人将一个帮打散的程度。

再者就算是这样一个ID,也被吐槽了很多次。

赛季挨过了一个又一个,转眼就开了95等级。

技能是差不多都学会了,昆仑带他做过的,没带他做过的小事他都学会了,成就也刷了,资历也够了,只是人还没回来。

 

昆仑君A之前把号停在了小遥峰,白雪皑皑的尽头有极光,有山城,有竹一如往昔直立挺拔,恍若不知外界早已时境变迁,白云苍狗。

 

“你说我俩认识那么久了,你真名叫啥呀?”

“……沈巍,巍峨的那个巍。”

“你爸妈这不是挺有文化的吗,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怎么搁你这儿就对山鬼情有独钟了?”

“你叫什么?”

“你一个小孩子,少打听大人名字,我叫赵昆仑。”

 

新赛季刚开,竞技场魔鬼剧多,上分堪比上吊,赵云澜大手一挥,一不做二不休地将一众菜鸡踢出队伍。

好说歹说就差磨破了嘴皮子,先是列举一番本赛季奶妈生存多难,奶得有多难受,幼小的心灵会因此受到多少伤害,才让沈巍点头切了花间,加入了他们的死亡配置里。

 

这墨颠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他们战斗效率极快,所到之处连一条命都没留下,硬生生将对面打成自闭。

 

“我说这花哥,你这花间玩的真的挺6啊,玩多久了?”

“过誉了。以前师傅比较厉害,偷学了些,不过他A很久了,仔细算来也有将近四年了。”

“诶你还别说,我就是那时候A的,不吹不黑,当年我也是个雕像花间,你师傅是谁啊?我们服的吗?”

 

沈巍心中一惊,世上没那么巧的事吧。

仔细算来,这位靓仔与昆仑不仅声音语气相仿,而且年龄也差大不多,最主要的是,这花里胡哨的审美简直是天生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奇葩。

认还是不认?

沈巍心里敲起了小鼓。

怎么解释这个就算那么多年过去了还一样中二的ID,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还在玩这个游戏,怎么解释自己玩了个万花。

 

当年那个无间长情又算什么?

 

赵云澜也是个有眼力见的,听着那边沉默了也就打哈哈换了个话题,扯起了这几天贴吧热度极高的一个818。

正讲的热火朝天着,YY提示有人进了频道,接着就是郭长城既激动又有些紧张的声音。

 

“老,老大……我,我我,我今天包团!出玄晶了!”

 

今天的郭长城有幸成为了弱水鸡,梦想紫龙寂帝的赵云澜悔青了肠子。

 

“你给我出去!”

考虑到要在拉入帮内,甚至可以发展一下更深一步关系的花哥面前不好让自己形象过于崩塌,赵云澜也不好多说些什么,甚至是敛了语气温声教小郭接下来该干嘛。

 

然后密聊就响了。

 

[喵界霸主]悄悄地对你说:死基佬收敛一下。


评论(1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