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818那个掉了马之后还不承认的花哥(3)

JJC让我自闭!!!!!




“我情缘和我不一样,他是娇弱可人惹人疼的小玫瑰,而我是带刺而馥郁芳香的玫瑰花。”

 

 

恰逢周末,这周的名剑币还没刷完,赵云澜兴高采烈地在群内呼朋唤友。

 

两奶推辞不能,小郭忙着期末,桑赞自不可缺,这诡异而寂寞的配置,脆如纸片的貂貂当然次次第一个爆体而亡。

汪徵也很无奈,明明是说好的情侣场,却永远只能通过寿生杯水来表达我的爱意。

不过本来也就是娱乐场,问题不大,八卦人士们首当其冲地开始询问美丽琴娘与帅气刀爹的爱情故事,换来的是赵云澜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你失恋就失恋了还不让我们八卦别人吗?”

“瑰瑰就算默认脸穿校服也是我心中最可爱的苍云。”

 

赵云澜实在觉得鬼王这个名字说不出口了,笑话,他好歹也是将近成年的人了,怎么还能沉迷于这种难以言喻的青少年称霸武林之巅的爱好中呢,于是从善如流地将两个字一拼,将自己屁股后边的苍云爱称为瑰瑰了。

沈巍小同学非常无所谓,反正只是个称呼而已,爱咋咋吧。

不得不说赵云澜带新人还是相当有一套的,每天带着日常跑商,前置攻防手把手教学,为此特意练了一手苍云好教教技能循环,切奶花带小徒弟刷币上段,无一不做。

就算对网游一无所知,但沈巍怎么说也是个学霸,天资聪颖,在暑假期间好歹磕磕碰碰地上了十二段。

 

“师傅,花间吃什么属性?”

“啊?元气会心吧?”

 

第二天三十六组小药出现在了赵云澜的邮箱之中,他十分感动地表示,

“为师不打本啊。”

并挥手送回了三十六组寇岛三件套。

 

沈巍坐在电脑前,面红耳赤却不知道如何对这给未成年人心中留下了深刻且黑暗的阴影作何评价。

 

赵云澜坐在电脑前,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徒弟旁边ID[一鬼王一],脸型外观如出一辙的苍云同学,心情一时难以言喻。

“这是我弟。”

“哦……小……小兄弟你好啊!”

 

又一次攻防时间,统战YY还在兴奋地动次打次,九点五十分,巴陵大旗被夺。

 

“怎么回事?据点帮的人呢?”

原本该点作为跑商要道就是由大帮守着的,按理说是不会出这种纰漏的,再者这么关键的时间点,总惹人怀疑。

昆仑君下跳巴陵子频道,却发现根本没人在YY。

 

 

十点整,攻防结束,逐鹿坪盘龙坞双双掉了。

 

(这里有bug,浩气强势巴陵应该不近战但我编不出来。)

 

阵营频道骂声一片,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有喷指挥的,有喷据点帮的,更有不少喷在图群众占坑不管打架的。

 

战功帮一整个帮会全都装死,全图200人,全都是该帮会的,事实已然明了了。

 

 

龙城浩气盟就此一落千丈。

 

“地府的人呢?开会怎么也不来,这是都不想玩了?”

 

 

那个周六,老谢倒了。

周日boss不停拉脱,连莫雨都没摸到。

 

“狗屁的昆仑君,还敢起这种名字?打脸真是啪啪地响。”

“十万买个武王城还真是名不虚传。”

 

自此,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下,浩气就此一落千丈。

 

8月末,昆仑君将鬼王小同学召请到了战乱枫华谷开始摸尸体,犹豫了许久,将包里屯了很久的无间长情给右键了,然后立马下线了。

 

(摸尸体可能摸出同心锁,无间长情是烟花)

 

赵云澜也因即将面临的学业与阵营舆论的双重压力之下,从善如流地A了游戏。

 

 

沈巍就看着原本时不时亮着的头像完全黑了下去,有了小信封,最终停留在了90年代。

赛季末的最后一天,荻花前山终于出了影存戒,于是他把赵云澜当时送给他的东西全都存进仓库里,包括攒了一半的浮屠陨铁,然后重新建了个万花号。

 

(影存戒:据说此戒能存储自己最心爱的人的影子,不过代价是要滴一滴自己的心头血。)

 

既然你们007帮会都能取个诸如地府这般的名字,那就由我来将你们从中劈开,倒要看看这七魂六魄究竟能有个什么通天的本事。


ID就叫斩魂使吧。


评论(1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