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818那个掉了马还不承认的花哥(2)

依旧短小精悍,今日jjc让我自闭。




带郭长城同志上段是个很难的操作,技术活。

 

尖叫道歉流藏剑不过如此,就算他次次云飞会心仿佛堆满双会,不点怜光每日兢兢业业,全身战阶套厚如钢板,也耗不住其摸爬滚打为对面送分的本质。

 

这是每日又双叒叕的一次“我片玉出啦!!!!”

 

“小郭同志,我知道你很尊敬我,但也用不着每场对着我比心,就算俗话说策藏策藏,我和你之间是不会产生爱的结晶的。”

 

眼见22上段无望,赵云澜点开了招募列表。

 

[世界]龙城最靓的崽:[团队招募·名剑大会常规赛3对3]尖叫暴毙流策藏来个不怕死的奶

 

 

 

这一日沈巍很无聊,已经结了课考完了期末考,暂时可以将那些之乎者也的东西抛在脑后,日常是做完了,装备也已经本赛季毕业,虽然向来对那些骚世界的人没什么兴趣,但难免被一些ID捕捉去了视线。

 

这个龙城最靓的崽太过惹眼,没办法。想着一样没什么事做,沈巍顺势戳了一下徒弟李茜,并决定在这个温暖的赛季中帮她好心好意地上个段。

 

五分钟后,一个ID文艺穿着温婉可爱全身江湖拓印散件的花萝点了进组。

 

虽然装分小,但有奶就是娘啊!

 

“小郭你洗个探梅啊,奶花不好生存的,而且这一看就是个可爱的妹子,和我们外功队排肯定要挨打的,探梅给奶妈。”一进YY,沈巍只听见这么一句话,沉默半晌开了麦。

 

“喂,请问能听见吗?”

 

赵云澜心中一惊,小小地卧槽了一下也不知这位花萝大哥听到了多少,当机立断改了口。“诶小郭啊我跟你说过了探梅给奶爸啊别忘了。”

 

虽说是鸡飞狗跳的竞技场,但实际上尖叫与暴毙的只有鸡哥一个人。

 

赵云澜基本carry全场,利用好每一个郭长城尽己所能的风来吴山,马下是对面一位位的英魂,时不时还得恨铁不成钢地骂上几句,你的减伤是要留着过年吗?期间还掺着对奶妈的夸奖。

沈巍就很沉默了,偶尔有一两句“对面莫问我断”、“春泥给你别怕”、“我没事你们接着打”之外不大开麦,却让人徒生一种这个人很靠谱,交给他没问题的心理安慰。

尤其是受尽赵先生折磨的郭长城,颇对这位花哥有些敬慕之情。

 

尽管是2带1,但比赛季初好打的多,很快地,三人携手迈上了十段。

这奶妈好像真的有点东西。

 

特别调查处这个帮会虽说不大小,看看也有将近一百来号人,但毕竟熟人也就那么几个,能喊着一起jjc的也不太多。

团队中唯二的奶妈祝红沉迷三毒无法自拔,奶歌汪徵在本赛季表示奶不动了,一身威望套凑合着过吧还能A咋地。

这也不能怪赵云澜产生了一些想法。


“花萝……大哥,加个QQ呗?有空一起约着上段啊。”

“……不用QQ”

“那微信呢?”

“也不用。”

赵云澜心中一惊,暗自想着我妈都比你潮流,颤颤巍巍地想着这奶妈是不是看不上自己啊。

“那我们……有缘再见?”

“我大号ID[斩魂使],加你了。”

 

 

嗯?那一天把他摁在地上打的食人花叫啥来着?

 

“赵处,听说你这种行为叫做求情缘。”

“???谁教你的?”

“嗯??红姐啊!”

密聊频道一个[#鄙视]发了过去,下一秒,一杆大旗竖在了瑟瑟发抖的黄金脆皮鸡面前。

众人听闻老赵要亲自操刀让新人好好练练手法,纷纷打开YY七嘴八舌地参与教学,美其名曰一窥昆仑君天姿。

 

“老赵要找情缘?”

“别瞎说啊,老子有情缘的。”

“那怎么我们都没见过啊?”

“呵,那还用说吗,我如此风流倜傥的人物,看上的人能差吗,自然是恨不得将其金屋藏娇,让你们统统都不能觊觎他的美貌。就是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在哪里多大了。”

一阵如雷贯耳有如杠铃般的笑声传来。

“……你们别笑啊,我说真的,我真的有情缘的。”

“阿弥陀佛,佛祖原谅弟子,但这位领导实在平日里欺人太甚,要是有个帮主夫人不得天天在一众单身狗面前蹦跶来蹦跶去,如此看来……”

“滚啊。”

“想开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情缘总是会有的。”

“这周的战阶奖励你们还想不想要了?”

众人只好一哄而散,纷纷跳去小频道自己快乐。

 

说回来也不知道那个小鬼还玩不玩了。


评论(8)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