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818那个掉了马还不承认的花哥(1)

剑三pa,一个和亲友间产生的无良脑洞,基本属于自娱自乐,没有具体区服,姑且将此服命名为龙城,有一定时间线上的bug。无差,不定时更新。

 

 

接受请往下↓↓↓

 

 

 

忙完毕业论文答辩,拿到证书,官二代不缺工作。赵云澜闲的发慌。吃鸡是不想吃了,求生也不想求了,每日被FPS游戏安排地明明白白,只觉得脑壳发昏。

 

百般无聊之下清理游戏盘,没想到压箱底的还有几张截图,花里胡哨的万花带着个全身漆黑穿校服的苍云。回望当时黑历史,暂且不用往事不堪回首这个词。想当年堂堂昆仑君也是网上有名,竞技场排名选手。上能指挥攻防,下能贴吧撕人,带领浩气盟一路走向胜利,最开始昆仑君不叫昆仑君,恰因其每赛季带攻防都能带领浩气将士们入驻昆仑*据点,故为自己加冕为昆仑君。

 

(昆仑据点为恶人谷前的最后防线)

 

沉思片刻,赵云澜大手一挥,一条消息发进讨论组,表示我们剑网三再续前缘。

我堂堂昆仑君!操作就是化劲!后跳就是无敌!一定要做龙城最靓的崽!

 

 

 

“如何连人带马一起后跳?”

面对着较之当年截图更为花里胡哨,手持长枪的将军,赵云澜同志又一次陷入沉思之中。

 

带着几年前排名选手的迷之自信,刚买了号的赵云澜在熟悉了技能后首先于老长安*打起坐来,着实为一众校服党中最为明亮的玩家。百般搜索之下,一杆大旗竖在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花哥面前。

(老长安基本都是大佬玩家切磋)

 

同门之间的互相厮杀总是残酷而又美好的,更何况作为90年代排名选手的骄傲倔强。然而,一番猛如虎的操作之下始终没把对面打下80%的血,反倒为今日的长安擦干净了地板。

缓缓点开对面装备,哦豁,墨颠。

再缓缓关闭了界面。

 

赵云澜技术性下线。

 

“被花间打自闭了,怎么办,在线等,倒是不太急了。”

 

林静:“什么,老大你当年不是传说中的昆仑君吗,各大视频平台还有你的经典操作记录,难道说是大庆上号吗。”

 

“滚。”

 

赵云澜长出了口气,捂着脑袋一阵莫由来的头疼,开始缅怀当时的岁月。

 

 

一日攻防完毕,退了YY,百无聊赖地在扬州挂机看别人切磋。想想马上要到来的漫无目的考试的岁月便恨不得一头魂穿进电脑里那个一袭青衣,眉目如画的角色中去,携一众亲友兄弟,名马美人,同醉江湖。

 

正发着呆呢,一杆大旗插在了他眼前。苍云?苍爹?不打。

 

不胜其烦地拒绝了三四次后,再十动然拒似乎不大合适,只好点了同意,赵云澜却意外收获了快乐。

 

“我真没见过这个版本把苍云完成这样的高手,兄弟,我家猫都玩的比你好。”

 

“……”

 

“另外你这ID什么东西?鬼王?小弟弟,你今年多大?初二?”

 

“……你怎么知道的。”

 

卧槽。还真是个初中生啊。

 

“你没个师傅吗?”

 

“直升,小白,第一次玩,不懂。”

 

非常害怕这位小朋友说出什么我要走上武林之巅这样的话来,自诩根正苗红的赵云澜同志,发起了收徒申请。

 

“为师怎么说也能趁着这点时间教你一点东西……好歹让你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菜的抠脚。”

 

“……”

 

沈巍只想叹气。

 

原本只是被弟弟拉着一起打游戏,万万没想到不仅要被这般嘲讽,还趁机收获了一个看起来似乎不大靠谱的师傅。

 

这好歹是游戏里第一个向他搭话的人,怎么说甩脸色直接下线都不太好。跳去YY闭麦听了昆仑君半天扯皮,也并非全然无用的东西,就这样得过且过吧。






补一个有关特调处的设定。


原本都是同一个大学社团的,赵云澜是社长,有事没事大家凑在一起打打游戏扯扯皮,关系都很好,玩了游戏之后一起建了个帮会。

小郭是二少,祝红是奶毒毒姐,老楚是毒经成男,汪徵是奶歌琴娘,桑赞是霸刀,大庆有一个明教号,但有事没事特别喜欢上赵云澜的号瞎玩(

评论(26)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