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无题

超级我流且无差。

觉得这句话很合适,出自春琴抄。扣不扣题我也不知道。短小不精悍。

HE还是BE,就麻烦自己理解一下吧……



“人只要没有失去记忆,就能够在梦中相见。”

我的青春早就结束了。贪恋过去,依存于现在,也不知究竟怎样才是正确的未来。深知这不该,却又无法从中抽身,更无法忘怀过去。

我忽然地想起他,届时我正在巴黎拍摄杂志。摄影棚覆盖了整个房间,镁光灯照在很多个角落,大概也照进我眼底某一隅,让我觉得眼眶分外酸涩。这里没有窗,看不见日暮低垂,看不见车流涌动,但是我看见了埃菲尔铁塔。
我开始幻想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
用他的话来描述的话,幻想的尽头就是宇宙的彼端。
我猜测着他会在哪个角落留下足以流芳百世的作品,兴许是某个公园的沙坑,兴许是维也纳街头的喷泉旁,我猜测那里不缺乏这种人,又或许他收了脾气,丢了任性,乖巧起来,不再随地写满跳跃的音符。当然最后那种情况的可能性趋近于零。
我深知自己是个麻烦人。口是心非,表里不一,明明被直接暴露于阳光下却要装的一副伶牙俐齿,满不在乎。仔细想来,我确实是羡慕他的。他则仿佛是我的克星,我的截然相反。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对周遭的同伴说出喜欢,而我却要千方百计隐藏自己别扭的关心。话到嘴边说不出口,还要抱怨上几句真麻烦。事实证明每每他一开口要求我便也无法拒绝了。
我的同级生,我的队长,我的王様,我的レオくん。
若是要追忆往事,则要花上不少的时间。我们经历的太多,结束的太快,还来不及体味,就已经走向终结。我说不清他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祖母绿,翡翠,或是别的什么。很像玉器,纯粹,没有杂质,而且十分好看。我曾自谬看穿了他的一言一行,不论他上哪里给我惹出何种麻烦最后都能被我解决,因为他的眼睛一次都没有向我说谎过。
他究竟如何看我呢?当时提问,他定会用不知所云的宇宙话糊弄过去。最终搞得我心痒痒,想骂他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喊他句笨蛋作罢。要是现在提问,结果就不得而知了。展开幻想也好,不展开也罢,总有绳会牵引着某些人,然后致使他们走向相同的终点。

我暂且收回思路,人行道的石板平整且不带温度。逐渐染上夜色,灯光与南十字星下,有树影摇晃。

 

就让我们梦中相见吧。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