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她正在白色的桌旁享用着下午茶.
"我已经死了."那天的少女这样告诉我了.
那你又为什么依然呼吸着?你的心脏依然跳动,你的皮肤依旧如此白皙,又不似已故的人那般苍白.你那美丽的金发依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你的描述真令人心动.兔子曾经告诉我,这是一个时间停止的世界.”她眨了眨那双闪烁着光泽也包容着星辰的,苍蓝色的眼睛.就好像是玻璃珠一样,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蚂蚁告诉我青蛙很坏.青蛙说猫很坏.猫说,不不、兔子是他们之中最差劲的啦."她抿了口红茶,继而从那张花纹精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我这才发现她是没有真正的双脚的.“你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吗?”
我的想法停止了.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蔷薇花疯狂蔓延开来.然后划破她的肢体,靠着扑克牌支持的身躯和金色的头发.她如同陶瓷一般,顷刻破碎了.
"你见到我的果饼了吗?"兔子对我说."要是找不到的话,女王可饶不了我呀."他戴着单片的眼镜,低头看了看表."我可不想被砍头呀,即使我不会死去."他摘下黑色的礼帽.朝我鞠了一躬."请您好好享受这一悠闲的下午茶时光吧."他的嘴唇翕动着,变为了我看不懂的语句.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的皮鞋还在,而那张桌子却不见了.他们太小了.女孩是如何蜷缩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呢?我不得而知,然后肆意踩过她的碎片,她的枯骨,再感受由脚底传至全身的痛感.
"你即是麻雀,又是知更鸟."
猫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他如同我头顶的枝叶一般嘈杂,我刚刚分明可以随手触碰天空,而现在抬头却只看见那块方格桌布.
骨头在杜松树的根部唱着同样的歌.
噢,那些该死的家伙.女王已经死了!士兵尖叫着跑过我的面前,老鼠慌乱钻过灌木丛,而后卡死在荆棘中.
"是那个女孩杀了女王,是她杀的!!"妇人跑出城堡,大喊大叫着将这一新闻公之于众.
"知更鸟亦被杀死!"乌鸦嘶哑的嗓音报告着死者的名单.

"下一个被判刑的是麻雀小姐."法官吹着白色的大胡子,宣读着最后的名单.

"你该醒来了,爱丽丝!"兔子将卡片丢向了我.

end.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