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为我。

=一个懒人。不定期更新,基本不更新。

无题

超级我流且无差。

觉得这句话很合适,出自春琴抄。扣不扣题我也不知道。短小不精悍。

HE还是BE,就麻烦自己理解一下吧……



“人只要没有失去记忆,就能够在梦中相见。”

我的青春早就结束了。贪恋过去,依存于现在,也不知究竟怎样才是正确的未来。深知这不该,却又无法从中抽身,更无法忘怀过去。

我忽然地想起他,届时我正在巴黎拍摄杂志。摄影棚覆盖了整个房间,镁光灯照在很多个角落,大概也照进我眼底某一隅,让我觉得眼眶分外酸涩。这里没有窗,看不见日暮低垂,看不见车流涌动,但是我看见了埃菲尔铁塔。
我开始幻想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
用他的话来描述的话,幻想的尽头就是宇宙的彼端。
我猜测着他会在哪个角落留下足以流芳百世的作品,兴许是某个公园的沙坑,兴许是维也纳街头的喷泉旁,我猜测那里不缺乏这种人,又或许他收了脾气,丢了任性,乖巧起来,不再随地写满跳跃的音符。当然最后那种情况的可能性趋近于零。
我深知自己是个麻烦人。口是心非,表里不一,明明被直接暴露于阳光下却要装的一副伶牙俐齿,满不在乎。仔细想来,我确实是羡慕他的。他则仿佛是我的克星,我的截然相反。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对周遭的同伴说出喜欢,而我却要千方百计隐藏自己别扭的关心。话到嘴边说不出口,还要抱怨上几句真麻烦。事实证明每每他一开口要求我便也无法拒绝了。
我的同级生,我的队长,我的王様,我的レオくん。
若是要追忆往事,则要花上不少的时间。我们经历的太多,结束的太快,还来不及体味,就已经走向终结。我说不清他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祖母绿,翡翠,或是别的什么。很像玉器,纯粹,没有杂质,而且十分好看。我曾自谬看穿了他的一言一行,不论他上哪里给我惹出何种麻烦最后都能被我解决,因为他的眼睛一次都没有向我说谎过。
他究竟如何看我呢?当时提问,他定会用不知所云的宇宙话糊弄过去。最终搞得我心痒痒,想骂他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喊他句笨蛋作罢。要是现在提问,结果就不得而知了。展开幻想也好,不展开也罢,总有绳会牵引着某些人,然后致使他们走向相同的终点。

我暂且收回思路,人行道的石板平整且不带温度。逐渐染上夜色,灯光与南十字星下,有树影摇晃。

 

就让我们梦中相见吧。


幻化尘埃


-全是私设,全架空。
-养父=院长
-大概有点烂尾吧。
-无差。初投有点小兴奋。


停下脚步时我常常回忆童年往事,想小时候过于调皮免不了养父一通说教,想同幼年好友嬉戏打闹,玩到忘却时间,再看看现下,多已失去联系,甚至我已无法完整勾勒出他的音容样貌。或说,我连他是否真正存在过都无法求证。真有其人吗?他现在是否还好?我一概不知,每每想问,却又怕我一觉醒来,回到某个于晴朗中午睡的天气,发现真相后,却失去了一整个就算是幻想,也极为快乐的日子。

——我的万里长梦开始了。

和养父搬来这里时我五岁,大概是五岁。尚且未长到他的腰部,我需抬头看他,他不常笑,对我严格还时常生气。我和他住在不满六十平的房间里,但对于两人而言也足够了。单身男人做饭也未必难吃,幼时我觉得养父所做的茶泡饭简直就是人间绝味,时至今日我也无法做出记忆中那样的味道。虽然我早几年去拜访时,我已比他高上许多。虽然现如今,他已无法对我进行说教了。

初次见到那个人,是在搬进去的一周后。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这类气质的人,在福利院中并没有过。请容许我称他为龙之介君,说来惭愧,他的容貌我已经忘了大半,翻相册时才猛然想起。我的社交能力虽谈不上优秀,但在福利院中也算混的风生水起。呃,这样说大概不合适。我也有知心朋友,却没有如他这样的,虽然看起来比我大一些,却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他总将自己打扮的西装笔挺,紧绷着脸,满脸不快的样子。而他身后的大人则不然,虽然同他一样黑发,却没有他那样深邃仿佛不透光的眼睛。笑眯眯的朝我们打招呼。

“你好呀,我是太宰,这是龙之介君。”

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我接触过的人可谓少之又少。只好看着养父伸出手同他问好,在心里默默记下太宰龙之介这个名字。还真是奇怪呀,他的父亲真是年轻。虽然事后我才得知,龙之介君的情况与我差不多,却又不相类似,而太宰先生,当时也不过刚成年。

“我,我是中岛敦!”我拼命克制住来自声音的颤抖,我不知道那是出自于交到朋友的喜悦(虽然当时龙之介君大概并没有把我当作朋友)还是因为紧张什么的,太宰先生很是高兴地蹲下身揉了揉我的头,“敦啊,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呢。”我只当他是出自内心的夸赞,仔细想来,大概只是简单寒暄吧。

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太宰先生正领着龙之介君去上学。小学上课总比我早些,若不是那天养父有事早起,可能我与他的交流将止步于此。龙之介君比我大两岁,当时比我高上一点,这之后我们的长久相处中,他也总是比我高一些。现在如何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们已经很久不见面了。

也便是说,人们相遇,人生轨迹,感情,言语,遭遇,全部都是必然。

当时小小的龙之介君和小小的我,不约而同地错开视线。他或许出自嫌恶,出自内心的高傲或是其他的什么,我却只是因为不知如何交流更合适。也有可能,微乎其微而我一厢情愿的可能是,他也抱着与我相同的心态吧。

我试图开口打破这一尴尬的沉默,“太宰君,早安……?”不远处太宰先生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像是得知了什么笑了笑继续与养父交流。龙之介君这才与我直视,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严肃的气氛,来自我的上方,紧盯着我且有些生气的眸子。
“我姓芥川。”
我第一次了解什么叫做尴尬的气氛。太宰先生显然是知道了什么过来打圆场说,好啦好啦,没有告诉你们芥川君姓什么是我的过错,芥川君就别这样严肃啦,敦君看上去相当不安呢,快去上学吧。类似这样的话。我只好低下头,深深朝他鞠了一躬以表示我可以的最大歉意后匆匆去上学了。我甚至庆幸起幼儿园和小学是在两个方向,即使不久后我们就可以一同上学,一同回家。(他喊了姓,应该是故意的吧。)

不过确实微妙,在这次尴尬之后,我们两家的关系反倒熟悉起来。我猜想那大多出于附近没有其他同龄人的关系,我有时从沉浸了一下午的绘本中抬头,可以从窗口看见太宰先生朝着我笑。而龙之介君则背着书包站在一旁,不情不愿地向我挥挥手。这时我总会飞奔到阳台上,努力踮起脚或跳起来,大声喊道欢迎回来。

有时太宰先生无暇照顾龙之介君,养父就会在准备晚餐前将他接来同我们一起小住,不过反正近的很,倒也无所谓。每当这时总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龙之介君的书包里总有些我看不懂的东西,诸如国文,英语,算术。这时每当他空下来,总会一脸嫌麻烦的表情,然后用手指指着一个个的假名,教我如何念,如何拼写英语单词。我总想听听平时他会做些什么,他却只是扭过头,说一句他们太无趣了。

我和龙之介君的长久相处也得益于太宰先生总是经常有事的,我不知他忙些什么,或许养父知道,或许龙之介君知道,我想问,却又怕养父嫌我多嘴。小孩子的好奇心难免过盛,有次我问了,我原以为他会同平时一样,转过头,然后说一句不知道之类的话顺便赐我个白眼。但他没有。

他无杂质的眸子就这样盯着我。他带来的书上说,温柔的人眼睛里总是带着星星的。他的眼睛里没有星星,可龙之介君确实是温柔的人呀?我想,若是这双眼里充满了星星,就不会像这样好看吧。可若是没有星星,我就无法在他的眼睛里看见我的影子,就好像我从来只是在追逐他,而他偶尔回过头来,也不是拉我一把,只是不声不响地走的更快。这时我甚至觉得他要哭出来了,我这才发觉,龙之介君并非他表现的那般坚硬不可摧,而是和我一样会难受,会快乐,会感到担忧和害怕的人。


那之后不久我去了和龙之介君一样的小学。往往我们会一起回家,我放的早,就在自习室等他,他再来找我。然后一起走过当时看来很长的大桥,一起背着夕阳踏上归途,一起敲响各自家的大门。我几乎从来不用担心题目不会做,龙之介君总是会学的很好,却似乎不会停下脚步来等我。他看晦涩难懂的文学书,看我一边翻书一边找也只认识一个手数目单词的英语资料。我问他原因,他只说“为了得到那个人的认可。”那那个人究竟是谁呢?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吗?他来找我时我总能看见偷偷跟在他后面的学姐,这也持续到了高中时代。我那时候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如此烂俗剧情的电视剧,男主角和女主角后来会慢慢产生感情,会牵手,会拥抱,会尽他们所能表达彼此的爱意。龙之介君也会这样吗?可我又为什么会抑制不住地想要拒绝这一可能性呢?

我过早的认识他,却又过晚地发现这份心思。

最后一次同龙之介君见面,是在他的毕业典礼上。当时有许多人,非毕业生只是象征性地为他们戴花,歌唱,不知是欢庆自身长大,还是缅怀学长离去。几位学姐放声哭泣,就仿佛失去了什么,放弃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填满了什么。人的心理总是矛盾而又复杂的。龙之介君一如既往地受欢迎,却似乎自己不为所动,颔首示意理解却不能接受,对此会欢愉至心底吗?
为什么能够拥抱他的不是我呢?
我分明拥有更多与他的回忆,比任何人更能分辨他喜怒哀乐,却仍然无法亲口说出这份扭曲的心情。
会让他困扰吧?
会让他困扰吧。
龙之介君的箱子里,那双鞋已经不在了,以后也不会在了。如果此时把纽扣放进去,他也不会知晓吧?我也能够继续心安理得地蜗居于他不坦率的关心里。
我踌躇许久,再三犹豫,等回过神来,樱树没了影子,太阳没了影子。龙之介君在校门口等我,我的手却仍然扣不下那颗,此时似乎被紧缠着的纽扣。我回过头,看见他的脸被此时的斜阳照上一圈浅光,我多次见过这场景,却没有一次像这样柔和。
直到他喊我,诉斥着人虎你太慢了我才顿觉自己迟疑太久,最终连纽扣也没有放。顺带一提,这称呼不过是因为我吃饭过快而已。他挥手示意不在意我今日过慢的手脚,把冰棍的另一半拗给了我。
糖水一点点在舌尖化开了,我的心也随之沉寂下去,像是浸入与之相同的温度里。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们还有许多时间,我可以慢慢整理好心情,可以继续我们停滞不前的时间。

我从未有一次像这样奔跑。
车灯晃过,使我无法看清前面的道路。再快一点,不再快一点的话,列车就要离开了。
可是无论我怎样喊他的名字,怎样努力的迈开腿。却终究没有回应。好想告诉他,想告诉他更多的东西,想告诉他我酝酿已久的心情。
他却随着太宰先生头也不回的离开,与他挺拔的黑色背影一起融入这片月色里。
"请不要走。"我终究没有说。
奈何他与太宰先生走的过于干净,养父晚年记忆每况愈下,此后甚至连我的名字都难以呼出,我又如何确认这短暂的十多年时光,无非就是我的一场酣然好梦呢?
还请于他仍能存留于我梦中。让我尚能享有这片刻温存吧。

end?




"请问此处可是中岛先生家?鄙姓芥川,同中岛先生幼时颇为交好。念及多年情意,还望能一同共享良宵,特提壶前来叙旧。"

end

和風五十題

角之辰:

泱:



嗯这个好(托腮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



太美了

  

  

完全失踪弹匣:

  



   


優美的題目設置。想要記住哪怕只是一些。

   

   

春政:

   



    



     

         

     

     


作文要求:不限题材内容;请勿用于R18。

        

     

       


      

    

    



      

    

    


前五十題

      

    

    



零一. 居待月
•陰曆十八日晚的夜月,謂坐等之期月亮已上梢

零二. 逝川流水
•「逝川流水不絕,而水非原模樣。滯隅水浮且消且結,那曾有久佇之例。世上的人和居也如此……朝死夕生,複而不已,恰似水泡」——『陡然草』兼好法師

零三. 彼方
•從前;那一邊

零四. 揚羽蝶
•鳳尾蝶

零五. 蟬時雨
•晚秋時節陣雨般嘈雜的蟬聲

零六. 約束事
•約定的事情,宿命,因緣

零七. 懷中音
•置於懷中的聲音

零八. 花鳥風月
•風流美景

零九. 浮華
•浮華之事

一十. 長閑日和
•悠閒寧靜的好日子

十一. 夢痕跡
•夢境痕跡

十二. 獨樂
•陀螺,玩具的一種

十三. 籠居鳥 
•籠中鳥

十四. 陽炎稲妻水之月
•感熱中的閃電,水中之月,喻無可得到的東西

十五. 白夜
•從日落到日出都處於微明狀態下的天色,多見發生於高緯度地區

十六. 枯之色
•枯澀的顏色

十七. 夕立晴
•夏季傍晚雷陣雨后的晴天

十八. 蜻蛉扇
•畫有蜻蜓紋樣的扇子

十九. 藤波的春
•春景色

二十. 溪涼的夏
•夏景色

二一. 紅葉的秋
•秋景色

二二. 雪下的冬
•冬景色

二三. 虛
•空洞,空虛

二四. 暗夜行路
•黑暗中于路上前行

二五. 鳶之早散
•鳶,為鷹

二六. 言葉
•言語,詞語

二七. 七寶
•『無量寿経』解為「金、銀、瑠璃、玻璃、硨磲、珊瑚、瑪瑙」;『法華経』解為「金、銀、瑪瑙、瑠璃、硨磲、真珠、玫瑰」

二八.花吹雪
•花多指櫻花,喻落英繽紛

二九. 千鳥
•無數只鳥齊飛過之狀

三十. 萤
•螢光,螢火蟲

三一. 八重潮風
•從遙遠海路上吹來的風

三二. 寒明
•寒盡春來

三三. 半夏生
•半夏發芽時期,多為夏至後第十一天

三四. 風去
•隨風逝去

三五. 火缽
•火盆,上可暖手、熱茶用

三六. 提燈之祭
•手提燈籠的祭典活動。日本三大提燈祭:竿燈(秋田縣秋田市、8月3-6日),二本松提灯祭(福島縣二本松市/二本松神社、10月4~6日),尾張津島天王祭(愛知縣津島市/津島神社、7月第4個週六)

三七. 枝垂櫻
•枝條垂下的櫻花,為日本櫻花變種之一

三八. 面影
•心中浮現的相貌,模樣

三九. 想之川
•喻深切思戀猶如不斷絕的川水

四十. 雪傘
•雪中所撐起的傘具

四一. 御伽草子
•假名書寫的夜話故事,多講述鬼神妖怪退治場景

四二. 朱
•紅色

四三. 初音
•一年之始黃鶯或杜鵑的初次啼鳴

四四. 朝日影
•朝暉,早晨的陽光

四五. 逢瀨
•相會,幽會

四六. 友禪染
•以寫實手法染出色彩絢麗的山水花鳥等圖案,元祿年間京都扇繪師宮崎友禪首創

四七. 空木
•草科落葉灌木,初夏多開鐘狀白花,可用作庭園樹木或綠籬

四八. 石灯笼
•石製燈籠,奈良時代為僧侶使用,平安時代以後多作神社獻燈

四九. 破魔矢
•射破鬼魔的箭矢 

五十. 靜寂之森
•靜寂森林


後五十題

零一. 茶摘
•採茶

零二. 花嫁人形
•擬照新嫁娘白無垢打扮的人偶娃娃

零三. 子守歌
•搖籃曲,催眠曲

零四. 青葉之笛
•先為高倉天皇秘藏之笛,后賜給平敦盛,又名「小枝」,現藏於神戶市須磨寺內

零五. 蛇目傘
•和傘品種之一,因傘上留有一道白圈遠看形如蛇目而得名

零六. 新雪
•剛下不久而積起來的雪,保持有雪的結晶狀

零七. 乙女
•少女;古代日本皇宮中和歌起舞的舞姬

零八. 素晴
•美好

零九. 白晝夢 
•清醒時出現的類似夢境的意識狀態,多是比空想更為現實的內容

一十. 宵待
•中秋前一晚的月亮,有稱「小望月」,一說等待人到來的夜晚

十一. 桂
•連香樹科落葉喬木,早春開紅色小朵,其後結實

十二. 星祝祭
•星的祭典

十三. 殘暑見舞
•秋後餘暑的問候

十四. 觀用
•觀賞、把玩用

十五. 月見宴
•賞月之宴,尤指陰曆八月十五夜和九月十三夜

十六. 輪入道
•鳥山石燕所繪妖怪畫集『今昔圖畫續百鬼』中的妖怪之一。由火焰包圍的牛車車輪中央可見人臉,被看到模樣的話將吸取該人的魂魄

十七. 静沼
•栃木県那須塩原市乃木神社中池沼名稱

十八. 鬼都具美
•鵺的別稱,傳說鵺為一種猿腦,狸身,虎爪,蛇尾的飛行怪獸,叫聲淒厲。在『平家物語』中記載為源賴政所射殺

十九. 箱鳥
•一說「容鳥」,棲於深山中

二十. 天狗倒
•天狗為日本神話中怪物之一,赤面高鼻,善飛天,有神通力,常對進山人惡作劇,如莫名聽到一陣大樹慾倒的聲音,走近一看卻毫無異狀,是為「天狗倒」

二一. 死出田長
•杜鵑鳥的異名。「死出」源自從「死出之山」飛來啼叫的鳥,「田長」謂聞其啼聲開始播種插秧

二二. 榮花
•喻繁華一時

二三. 風物詩
•最能體現某一季節景象的事物

二四. 砂山
•砂丘

二五. 八重葎
•葎草,草科植物,秋季開花

二六. 宇津保
• 樹木內的空洞

二七. 返歌
•應答之歌

二八. 常磐
•堅實不移的岩石,喻永遠、永久。一说常陸,盤城,今茨城縣東北部及福島縣東部地區

二九. 雨町家
•下雨時的街道房屋

三十. 皐月富士
•陰曆五月富士山景

三一. 萩之下袭
•荻草紋樣的裙、裳

三二. 年賀狀
•新年時相互發送的問候明信片

三三. 我慢
•忍耐;原諒

三四. 深草
•日本京都南部伏見,位於稻荷與桃山之間,為平安時代觀鳥賞月名勝之地

三五. 手枕袖
•以臂當枕

三六. 目隱
•蒙住眼睛;捉迷藏

三七. 櫻文鳥樣
•春景色

三八. 夏色如日
•夏景色

三九. 楓庭彼岸
•秋景色

四十. 雪月花時
•冬景色

四一. 言魂
•喻語言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日本亦有美稱為「因言魂而獲幸福之國」

四二. 衝立
•隔扇屏風

四三. 紙風船
•紙氣球,玩具的一種

四四. 韮露
•韮葉上露水易干而落,喻人生短暫

四五. 夜顏
•旋花科植物,傍晚時候開白色花朵,別稱「月光花」

四六. 御多奈良之
•日本雅樂和琴別稱之一

四七. 笹鳴
•黃鶯早春的啁啾低鳴

四八. 天之川
•銀河

四九. 繪馬
•祈禱神靈佛主或為還願供奉的木版畫匾額,由古代以馬敬神風俗演變而來

五十. 硝子雪
•玻璃般透明的雪結晶

BY 春政

    

   
   

  
 

一旦陷入睡眠.时间就会消失不见.

我沉眠已久.却等不来归人.

她正在白色的桌旁享用着下午茶.
"我已经死了."那天的少女这样告诉我了.
那你又为什么依然呼吸着?你的心脏依然跳动,你的皮肤依旧如此白皙,又不似已故的人那般苍白.你那美丽的金发依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你的描述真令人心动.兔子曾经告诉我,这是一个时间停止的世界.”她眨了眨那双闪烁着光泽也包容着星辰的,苍蓝色的眼睛.就好像是玻璃珠一样,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蚂蚁告诉我青蛙很坏.青蛙说猫很坏.猫说,不不、兔子是他们之中最差劲的啦."她抿了口红茶,继而从那张花纹精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我这才发现她是没有真正的双脚的.“你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吗?”
我的想法停止了.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蔷薇花疯狂蔓延开来.然后划破她的肢体,靠着扑克牌支持的身躯和金色的头发.她如同陶瓷一般,顷刻破碎了.
"你见到我的果饼了吗?"兔子对我说."要是找不到的话,女王可饶不了我呀."他戴着单片的眼镜,低头看了看表."我可不想被砍头呀,即使我不会死去."他摘下黑色的礼帽.朝我鞠了一躬."请您好好享受这一悠闲的下午茶时光吧."他的嘴唇翕动着,变为了我看不懂的语句.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的皮鞋还在,而那张桌子却不见了.他们太小了.女孩是如何蜷缩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呢?我不得而知,然后肆意踩过她的碎片,她的枯骨,再感受由脚底传至全身的痛感.
"你即是麻雀,又是知更鸟."
猫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他如同我头顶的枝叶一般嘈杂,我刚刚分明可以随手触碰天空,而现在抬头却只看见那块方格桌布.
骨头在杜松树的根部唱着同样的歌.
噢,那些该死的家伙.女王已经死了!士兵尖叫着跑过我的面前,老鼠慌乱钻过灌木丛,而后卡死在荆棘中.
"是那个女孩杀了女王,是她杀的!!"妇人跑出城堡,大喊大叫着将这一新闻公之于众.
"知更鸟亦被杀死!"乌鸦嘶哑的嗓音报告着死者的名单.

"下一个被判刑的是麻雀小姐."法官吹着白色的大胡子,宣读着最后的名单.

"你该醒来了,爱丽丝!"兔子将卡片丢向了我.

end.

我几乎跌进了这空无一人的角落.

虽然只有满目黑色,但是,好温暖.

好想就此消失.

语言和虚假的义正言辞都是充满了魔力的.

你呢?那份拙劣的感情也不过是欺诈手段罢了吧.

真是可悲啊?

那么轻易地相信他人,又那么轻易地

被我所欺骗了啊?

我们本就因毫无交集.

我开始厌恶这幅嘴脸的自己.

真这样的话死了不就好?

创造一个.

没有任何人类的闭锁空间,再把自己关在里面.

于是你就,成为了拥有飞行能力的鸟.尽管代价是自由.

那一天,有人这样对我说了.

这是我第一次直视我逃避已久的内心.

你是谁呢?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你,不打算就此消失呢?

一旦你的悲伤溢了出来,我就每时每刻,都感到疼痛啊.

啊啊,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段无果而又满载悲伤的恋情呢.